575.吳恤,你選

推薦閱讀: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網王之王子后宮超級兵王我的老婆是雙胞胎霸道總裁求抱抱無相仙訣神藏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 www.ohuvrh.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其實韓青禹行事一向都挺賊的,溫繼飛和小王爺更不是沒有腦子的人,但是這次放在阿方斯面前,他們依然太嫩了。

    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除去謀劃與設計外,還有一點很關鍵:阿方斯自身杜絕人性,卻又十分擅長利用人性。

    面對這件事的第一個應對方案,他就決定舍棄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是他在這個世界最后的血脈關聯。

    第二個方案的第一步,持續一輪又一輪的長街襲擾,他藏了那名超級,送了上百名死忠去死,只為誤導韓青禹等人的思路;

    第二步在小樓的引誘,也是一個人命陷阱;

    接著第三步,現在另一處的那名超級和他最后的死忠們,其實一樣是棄子……

    而反面,溫繼飛等人在人性、情感的面前,終究是慌亂沖動了,失去了一貫的理智和判斷力。

    他們本應該停下來分析疑點,一步步確定位置的,應該出去,把外面的上萬人喊進來,哪怕只是幫著找位置都好……

    結果他們直接跟著跳下來了。

    …………

    “地震”結束了,墻面撲簌的泥土安靜下來,韓青禹試著又拉扯了一下小號柱劍,沒有任何反應。

    這說明在通道移動之后,溫繼飛和銹妹他們現在落地的位置,在可操控范圍之外。

    他們也許正在戰斗,追殺那名超級和阿方斯殘余的死忠們,也可能他們正在復雜的地下城中,沒有方向的徘徊……

    直到阿方斯殺掉韓青禹,去找他們。

    所以如果韓青禹就這樣死了……

    “我死后,他們可能都會死。”韓青禹現在很清楚這一點,就像他清楚自己和阿方斯之間的戰力差距。

    “呼!呼!”最后一次低頭嘗試,吹了兩口氣,通話器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韓青禹稍微難過了一下……而后抬頭,雙手持刀,看向阿方斯。

    “在擔心嗎?”地下城的燈火照著滿臉泛綠的油光,阿方斯問:“是不是感到很愧疚?因為你將連累,害死他們。”

    “是。”出乎阿方斯的預料,韓青禹點頭承認了擔心和愧疚,而后毅然說:“所以我會解決這件事。”

    話音落下同時,裝置暴發,液態源能潮涌,生命源能暴發,骨源激蕩,四渦輪巔峰運轉,韓青禹持刀前沖。

    這是他在這場接戰中的第一次主動進攻。

    狹小的空間提供不了銹妹梨渦斬和柱劍縱橫的突然性和可操作性,僅僅三步之后,韓青禹向左側身,柱劍貼著后背激射向阿方斯面門,同時他壓下右手戰刀,拖刀橫切阿方斯腰腹。

    他在新兵時期最常使用的倒V字斬出手。

    “轟!”阿方斯左手長劍劈飛柱劍,右手短劍豎起,護在腰腹前方。

    “哧啷啷啷啷……”

    直刀與短劍摩擦,火光四濺。

    韓青禹的速度被摩擦的力道阻滯,稍慢了幾分。

    阿方斯趁機左腳點地回轉,“chua!”左手長劍劍尖劃過,在韓青禹后背留下一道傷口。

    同時他完成了轉身,仍是正面應對的狀態。

    反而韓青禹,現在背對他。

    但是,韓青禹倒V字斬的后半段,沒有回身,也沒有一絲猶豫……腳下蹬地,身體傾斜彈射向后,他左手橫刀反握,依然斬回,切向阿方斯腰腹。

    “愚蠢,他想再中一劍嗎?!”沒有時間猶豫,阿方斯如法炮制,以右手短劍封在腰腹前,左手長劍旋劈。

    他是對的,韓青禹后背再次被劍尖劃過。

    只不過這一次,他在左手直刀和短劍摩擦的過程中強行擰轉,翻身而上,用右手刀,同樣在阿方斯的側腹留下了一道刀口。

    兩刀換一刀,他似乎樂于接受這樣的結果。腳步落地踏實的一瞬間,完全沒去看傷口,人已經再次斬回。

    …………

    地下城,別處。

    這里正在發生的,是一場充滿憤怒而又急切的追殺和找尋,短短幾分鐘時間,身后的通道中又留下了十幾具阿方斯手下的尸體。

    溫繼飛端著廣場的哀歌奔跑,在奔跑中不斷開槍。

    狙擊鏡中,對方那名超級戰力正在一處彎道轉向……第七次機會,溫繼飛已經向他開了六槍了。

    但是這里的地形太過復雜,幾乎全都是彎折且很短的岔路,槍械命中效果很差,而且即便命中了,也無法直接殺死一名超級。

    這一次,溫繼飛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困惑……他扣動扳機的手指,最終沒有壓下去。

    “停!都停下來…別追了!”

    收槍站定,大聲把其他人也都喊住,溫繼飛原地轉了一圈,看到6條通道。

    他低頭開始思索,整理整個過程:先是青子和阿方斯一起墜入地下城,然后對方在外面阻滯的人主動跳下來,他們跟著跳,數百米彎折甬道里,突然而來的地震……

    “唉!青子他到底在哪啊?怎么會一點動靜都沒有。”賀堂堂一邊轉身數著那些通道,一邊擔心地嘟囔。

    現在停下來不追,他可以理解,因為對方這些人很可能在誤導他們,可是明明一樣跳下來的,為什么會一點動靜都沒有?

    “青子不在這里。”溫繼飛說。

    “廢話我當然知道他不在這,我的意思……”因為急切,賀堂堂惱火說。

    “我的意思,我們跳下來,跟青子跳的不是同一個地方。”

    賀堂堂:“……怎么會?!”

    “就是這樣,不然他們明明要阻止我們重新聚在一起,絕不會主動跳下來,然后還有那場小地震……所以,我們和青子經過的,根本不是同一條下墜通道。”

    溫繼飛終于發現問題所在了,在這里繼續找,他們絕不可能找到韓青禹。

    他這么說,其實賀堂堂依然沒有理解,吳恤也沒理解……不過他們都沒再開口說話,而是眼神懇切地看著溫繼飛。

    “那怎么辦?”怕打斷溫繼飛的思考,銹妹小聲問。

    “盡量靠近他,都在地下,至少我們可以靠近他,然后……破墻。”

    兩個區域必然是分開的,所以在有路的地方找,絕不可能找到。

    他們只能破墻,但是,

    “去哪破墻?!”西奧爾多看著周圍層層疊疊的墻壁問。

    “不知道,不過我們現在先往回走。”小王爺說:“從邏輯上,那些人肯定希望帶我們離青子越遠越好,所以,我們往回走。”

    “沒錯,走。”溫繼飛說罷裝置暴發。

    所有人開啟裝置奔跑。

    依靠地面上的那些尸體,七人迅速找回到了下落點,但是這里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銹妹背上的小號藍光柱劍,也依然沒有反應。

    “現在怎么辦啊?”賀堂堂看了看眼前的八條通道,排除剛走過那一條,還有七條,“要不咱們一人一條?”

    這看起來像是一個合理的建議。

    一人一條通道的話,其中四人到場有用,用處有大有小,另三人到場也白費……4比3,值得賭。

    但是同時,因為敵方那名超級和最后二十多名阿方斯死忠手下的存在,除吳恤外,剩下六個人一旦被找到,陷入圍攻,大概率都會死。

    還有更困難也更關鍵的問題,是每個人最后怎么確定自己是不是找到了正確的方向?隔著墻呢,可能很厚。

    這一點,除非近到可以直接感覺到戰斗的震動,否則就只有銹妹背上的小號柱劍,還能提供一些希望……假定青子一直還在嘗試找尋他們的位置的話。

    “得一起走,不能分開。”溫繼飛咬著牙說出這句話,接著抬頭努力輕松笑了一下,說:“不然回頭活著的人,會被韓青蟲恨死的。”

    “那……”地下城不知位置的連接點,小空坪上,七人站著,面對七條通道。

    “排除這兩條,這兩條和我們走過那條方向接近,概率最小,剩下五條……”溫繼飛頓住了幾秒鐘,轉頭喊:“吳恤。”

    “嗯?”

    “你選。”
本站推薦:龍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財運天降花嬌好想住你隔壁特種奶爸俏老婆妖夏總裁爹地,媽咪9塊9!暖婚33天隨身系統:暴君,娶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千炮捕鱼新版本 赚钱平台大全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喜迎棋牌? 德甲赛程赛果 下载南京麻将免费打的玩 香港正版四不像图 北京pk10是国家开的吗 20选5风采网走势图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2019平特肖规律网址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 下载腾讯麻将来了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 浙江体彩6十1 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