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吃素

推薦閱讀:一念永恒飛劍問道玄界之門都市修真神醫太浩天下第九一劍成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 www.ohuvrh.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混賬東西!”正隆帝回過神來,出離憤怒了。一個后宮的妃嬪,竟然猥褻幼童,這個猥褻的對象,還是皇子!這是在是太惡心了!

    其他皇子看著還在哭的辰子戚,張著的嘴巴半晌沒有合攏。

    十二歲的三皇子,已經知曉人事,自然明白辰子戚所說的是什么意思,用手肘碰了碰身邊的二皇子:“這么下三濫的招式,還是頭回得見。”

    二皇子是皇后的兒子,看起來溫文爾雅,跟三皇子對視一眼,但笑不語。

    “父皇息怒,這里面興許有什么誤會。”大皇子面紅耳赤躊躇地半晌,忍不住出聲勸了一句。

    大皇子乃貴妃之子,他知道下午母妃把辰子戚母子叫去御花園的事。妃嬪褻玩皇子,這可是大丑事,麗嬪又跟自己母妃走得近,若真坐實了罪名,對貴妃也很不利。

    “誤會?有什么誤會?小七才多大,他知道什么?”正隆帝看一眼還在遛鳥的辰子戚,氣得摔了手邊的杯盞。

    “哎呦,皇上別氣壞了身子,”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袁興安趕緊出聲勸慰,顛著胖胖的身子小跑到辰子戚身邊,手法溫和地給他提上褲子,整好衣擺,“殿下可疼嗎?”

    辰子戚看看面前一臉慈和的老太監,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緩緩搖了搖頭。

    袁公公愣了一下,臉色不由得更加柔和起來。

    “麗嬪娘娘,慣愛把皇子叫到身邊親近,只不知這是不是第一次……”三皇子模棱兩可地說了這么一句,便閉嘴不再多言。他是德妃的兒子,而德妃是皇后一派的,自然樂得看貴妃一派的人倒霉。

    正隆帝氣得發抖,目光緩緩掃過其他皇子。

    年紀小一點的皇子都不吭聲,連起初看辰子戚不順眼的九皇子,也選擇沉默。這在皇帝看來,就是默認的狀態。

    “今日之事,誰都不許說出去。”正隆帝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下了封口令。當天晚上,麗嬪就被關了起來。

    妃嬪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悄悄打聽,就聽說是麗嬪下午在御花園欺負了常婕妤母子。傳言一出,后宮皆驚,沒想到皇上竟如此寵愛常婕妤!

    “你說什么?皇上要剁了麗嬪的手指?”貴妃一把抓住小太監的衣領,“你聽誰說的?”

    “是袁公公說的,他還說讓您別管,以免惹禍上身。”小太監瑟瑟發抖,他去的時候,皇上正在屋里摔東西,像個暴怒的獅子,袁公公都不敢進去。

    貴妃放開小太監,頹然地坐在椅子上,咬著下唇心中發慌。

    “金剛指?”正隆帝看著面前的調查結果,臉色鐵青。金剛指是一門外家功夫,妃嬪入宮時的號脈檢查是查不出來的。想想以前最喜歡麗嬪那雙纖纖素手,被她握著的時候那般*,結果竟然是一雙練過金剛指的手,只要稍稍用力,他的龍根就……

    想想辰子戚兩腿間那凄慘的模樣,再看看桌上袁公公剛剛端上來的一碗碎豆花,正隆帝只覺得下身隱隱作痛。

    “剁了她兩根手指,貶為寶林,移到永樂宮去。”正隆帝把那碗豆花蓋上,不想吃了。

    辰子戚可不知道,自己潑的臟水竟然這么管用,此刻的他,正窩在床上,給大腿根涂傷藥。

    他皮膚本就白嫩,很容易掐出青紫來,倒是沒什么。就是被搓紅的小*,有點難辦。指尖沾了點藥膏,抹到那幼嫩的青芽上,透心涼的感覺立時從腳底沖到了頭頂。

    “嗷——”辰子戚叫喚了一聲,捂著襠倒在床上。嘶,怎么這么涼!

    丹漪跳上窗棱的時候,就看到辰子戚單手捏著腿間的小鳥,在錦被上拱動……

    好不容易挨過那一陣涼意,辰子戚舒了口氣,靠著大迎枕坐起來,岔開雙腿低頭看看狀況,就看到兩腿中間,正站著一只紅彤彤毛茸茸的雞仔。

    “……”辰子戚沉默了片刻,把搗亂的小毛球抓到手中,“嚇我一跳,還以為鳥掉了呢。”

    “啾!”丹漪生氣地拍了拍翅膀,怎么能把本座當成那不堪之物!

    “你這兩天跑哪兒去了?”辰子戚拎著小紅鳥反復瞧,“怎么還不生羽?”破殼的小雞,應該在五日之后就生出翅羽。這么多天過去了,這雞仔身上依舊滿是絨毛,除了腦袋頂上那兩根,再沒有別的羽毛。

    小紅鳥扭了扭身子,從辰子戚的手掌中鉆出去,蹦到床上,又站回辰子戚的兩腿間,歪著腦袋看他腿根的傷。

    因為腿上涂了藥,合起來粘膩,辰子戚只能岔開腿坐著,看起來一覽無余。

    這傷,瞧著應該是他自己掐的。丹漪放下心來,轉頭蹦到一邊,守禮地不再多看。

    “殿下,要用點心嗎?”福喜在外面敲門。

    辰子戚拉過薄被蓋住腿,叫福喜進來。今天因為在紫宸宮呆的久了些,錯過了晚飯,只能吃些糕點充饑。

    福喜端了一碟大米發糕。雪白的米糕上面,撒了一層桂花糖,吃起來香糯可口。

    “從今日起殿下只能吃素食,您且忍一忍……”七日之后就是仲夏祭天的日子,所有的皇子從今日起只能吃素食,每日焚香沐浴。福喜本想寬慰兩句,見辰子戚吃得香甜,這寬慰的話便說不下去了。

    擺手讓福喜下去,辰子戚掀開被子,把糕點盤子放到床上,自己吃一大口,給小紅鳥喂一小口。

    “你說,這祭天就祭天,為什么要保持身體清香?”辰子戚捏著一小塊發糕遞給小紅鳥,等它去啄,又迅速縮回來。

    “啾!”小紅鳥啄了個空,生氣地叫了一聲。

    “聽說是要祭祀守護神的,不會是把皇子當祭品,給神明享用的吧?”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辰子戚頓時擔憂起來。

    有一年九如鎮上發瘟疫,道士說是河伯發怒,要一對童男童女并一些財帛祭祀。當時就是讓兩個小孩子連吃了幾天素,洗刷干凈送到道觀里去。后來那兩個小孩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丹漪仰起腦袋,頭頂的小羽毛隨著它的動作輕輕搖晃,能給本座享用,是你的福分:“啾……”

    一句話沒說完,嫩黃的小嘴里就被塞了一大塊發糕,頓時不會叫了。

    “哈哈哈哈……”辰子戚看著小鳥蠢兮兮的模樣,大笑著倒在床上。

    第二天,麗嬪被剁了兩根手指,并削了位份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后宮。早上常娥去給皇后請安的時候,妃嬪們對她明顯客氣了不少。

    “小七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衣裳穿幾個月就小了。我這里剛得了幾匹雪緞,你拿去給小七做幾件內衫。”皇后溫聲笑著道,微微抬手,身后的宮女便去取了一匹雪緞來。

    “謝皇后娘娘。”常娥受寵若驚地接過來。

    貴妃在一邊冷笑:“六皇子跟七皇子差不多大,皇后娘娘怎么不賞程婕妤一匹?”

    “倒是不巧,其他幾匹,被子堅要了去,”皇后把二皇子辰子堅搬出來,笑著道,“貴妃那里也不比本宮的少,程婕妤的份,便由貴妃出吧。”

    常娥聽不懂這些女人的彎彎繞,只低頭瞧著那匹雪緞。從沒見過這般柔軟順滑的料子,給那小王八蛋做內衫,穿著定然舒服。

    辰子戚早上起來,又不見了小紅鳥,也不在意,收拾整齊便去了春熙殿。

    春熙殿在東宮附近,是皇子們每日讀書習武的地方。如今整個王朝都重武輕文,皇子們的課程也是如此。上午習武,下午讀書。

    早上吃飯之前,要先扎半個時辰的馬步。

    負責教授皇子武功的,是他們的皇叔齊王。齊王看起來比正隆帝要年輕一些,穿著一身月白勁裝,神色肅穆地盯著小皇子們扎馬步。

    “我豫章皇室,只修一種功法,此功大成,可橫掃千軍,萬夫莫當。”齊王給幾個新來的小皇子,講解皇室的功法。

    這個王朝,名為章,概因太|祖皇帝在豫章起事,皇室中人會自稱豫章氏。

    “皇叔,別說大成了,我什么時候能有小成啊?”三皇子忍不住插嘴。

    他從三歲就修習這功法,如今已經九年了,還只是堪堪聚集了一點內力。離皇叔所說的大殺四方,還遠得很。

    “那是你修煉不夠刻苦。”齊王面不改色地說,要他繼續蹲馬步。

    阿木蹲在辰子戚身邊,小胳膊小腿根本支撐不住,剛蹲了不到一刻鐘,便腿腳發軟,噗通一聲坐到了地上。齊王把他拎起來,稍事休息,再接著蹲。

    一天上午的課程結束,所有皇子都疲憊不堪,也沒工夫多說話,各自回寢殿歇息。剛走出春熙殿,辰子戚的衣擺就被阿木拉住了。

    “哥哥,我能不能,跟你回去?”阿木因為上午練得太久,兩腿還在發抖,走路跌跌撞撞的。

    辰子戚挑眉,略想了想:“行,去哥那里吃好吃的。”既然決定收小弟,自然要給小弟好處。

    阿木得到回答,立時笑得牙不見眼。小孩子最是敏感,這皇宮里,只有辰子戚向他表達過善意,沒有舅舅在身邊,靠近辰子戚能讓他覺得安全一些。

    “黑蛋,你要不要去?”辰子戚見到路過的黑蛋,順口喊了一句。

    黑蛋愣了一下,慢騰騰地說:“你叫我?”

    辰子戚尷尬地呲了呲牙,一時嘴快,把心里的綽號給叫了出來。黑蛋現在是六皇子,人家有名字,叫辰子墨。

    好在辰子墨沒有在意,也跟著辰子戚去了清云宮。

    常娥和辰子戚看著大口吃飯的黑蛋和阿木,互相對視了一眼。阿木沒人照顧,吃不好飯也正常,這黑蛋怎么也一副餓死鬼的樣子?
本站推薦:天下第九三寸人間大符篆師飛劍問道仙宮大俠蕭金衍大華恩仇引天刑紀一念永恒武道宗師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全民千炮捕鱼新版本 微乐哈尔滨麻将真人版 东华科技股票分析 博雅四川麻将 一分彩直播app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结果查询 组代码是什么意思 南京老三番麻将群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安徽福彩快三看走势图 股票走势图分析图解 什么是网赚项目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软件 天津11选五下载 股票几点开盘收盘 兴动哈尔滨麻将3011版本